互联网平台应为快递员、代驾司机购买雇主责任险

http://www.dectz.com
2020-08-01 14:19
中国财经新闻报道_东方华亿财经网
近日,北京海淀法院作出一个争议判决。该判决意义重大,在此之前,几乎所有法院都判决互联网平台与未签订劳动...

近日,北京海淀法院作出一个争议判决。该判决意义重大,在此之前,几乎所有法院都判决互联网平台与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快递员或代驾员不存在劳动关系。对于这个判决,已有一些文章在讨论,但是都仅局限在“劳动关系”的认定上,小编从不通观点讲述,具体如下:

互联网平台应为快递员、代驾司机购买雇主责任险

一、互联网平台并非一般的“信息中介”

互联网平台一直称自己是“信息中介”,为各种服务提供居间介绍,并不与劳动者签署劳动合同。从严格意义上讲,这种形式在我国目前的法律规定下,确实不完全符合典型的劳动关系要件。

但是正如海淀法院所言,“同城必应科技公司在招聘闪送员时,对担任闪送员的条件作出了要求,李先生在进行闪送服务时需佩戴工牌,按照服务流程的具体要求提供服务,在任平台闪送员期间李先生并未从事其他工作,从事闪送员工作获取的报酬是李先生的主要劳动收入,故同城必应科技公司与李先生间具有从属性”。

也就是说,平台和劳动者之间不是完全典型的劳动关系,但是又具备了很多要素。在这种特征下,平台对劳动者具有相当的约束力,双方具有不平等性,平台想完全免除各项雇主义务,恐怕也不现实。

二、劳动者的工伤待遇必须得到保障

海淀法院直接认定劳动关系,我认为值得商榷。从“不忘初心”来讲,此案是由闪送员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要求工伤待遇而引发。在我国当前法律框架内,要求工伤待遇必须要认定劳动关系。海淀法院,包括社会舆论,几乎都认为平台上的劳动者应当享有工伤待遇,从这个目的倒推,海淀法院也是“不得不”认定劳动关系。

闪送在内的各互联网平台,目前的操作方式是给予劳动者提供商业意外伤害保险,保费从每单结算中扣除。从逻辑上讲,平台是强迫劳动者为自己买意外伤害保险,劳动者是被保险人,而且死亡保额一般只在10万元,本质上“羊毛出在羊身上”,平台不负任何责任。工伤保险待遇的逻辑则不同,工伤保险待遇是平台要负责任,平台作为被保险人,而且需要承担死亡75万元左右的赔偿。这里差别巨大。

平台和劳动者也许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劳动关系”,但是从两者关系上出发,平台需要承担一定的义务,这个义务中最基本的,应当是保障劳动者的工伤待遇。我认为法律上需要以“拟制”的方式来实现这个目的。这种“拟制”存在先例,不以劳动关系为前提但是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在我国存在三种情形,典型如退休返聘人员的工伤保险待遇权利。所以我建议人社部应当尽快出台相关规定,正如海淀法院所言:“同城必应科技公司从李某提供的劳动中获益,则其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及企业之社会责任。”

三、互联网平台应购买雇主责任险

“劳动关系”本身意味着一系列的权利义务关系,比如,本案法院认定了劳动关系,而闪送平台未与闪送员签劳动合同,则还需赔双倍工资。往后闪送平台不得不与闪送员签劳动合同,则又要承受较重的社会保险,这样其实加重了平台的负担。海淀法院的本意是好的,社会舆论也广泛支持,但最好的处理方法是不认定劳动关系,用工特点决定要求平台承担工伤保险待遇。

既然要求平台承担工伤保险待遇,那整个逻辑就不在是劳动者为自己买意外伤害保险,而是平台为自己买雇主责任险。劳动者在工作过程中发生工伤事故,平台向保险公司报案,保险公司将赔款打给平台,由平台交给劳动者,平台因此完成对劳动者的工伤保险待遇的承担。

最后必须要说的是,虽然整个逻辑变了,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依然不会变。也就是说,以前平台和劳动者分成协议是10块钱里劳动者拿8块,平台拿2块,劳动者交1块钱保险费。往后肯定会变成10块钱里劳动者拿7块,平台拿3块,平台交1块钱保险费。平台该挣的钱,一分也不会少。平台不仅不会少挣,而且享受雇主责任险的税前扣除政策和增值税抵扣。

互联网平台在承担劳动者的工伤保险义务之外,还需要再多承担什么义务,更值得研究。

上一篇:74.2%!太保数字化覆盖率创新高 一年省纸2.09亿张

下一篇:7月社保缴费基数密集上调 私营单位或受更大影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