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单伟建:没有退出的投资,就胜负未卜

http://www.dectz.com
2022-06-08 09:46
中国财经新闻报道_东方华亿财经网
“任何傻子都能收购公司,而在收购后发生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编者按一说到企业并购,几乎所有人都会想到那...

  “任何傻子都能收购公司,而在收购后发生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编者按

  一说到企业并购,几乎所有人都会想到那本讲述KKR收购美国RJR纳贝斯克公司的畅销书《门口的野蛮人》,以至于后来国内出版社在出版并购相关故事的时候,书名就叫门口的野蛮人2、3、4,哪怕内容跟当年那场并购毫无关联。

  虽然“门口的野蛮人”这个词如此深入人心,但却很少有人知道KKR收购RJR纳贝斯克公司之后发生了什么:费尽心思实现收购的KKR并没有赚到钱,反而亏了。所以,尽管过程精彩无比,但这其实并不是一笔成功的投资。

  在单伟建的新著《金钱博弈》中一开始就提到了这个故事,单伟建用它来说明“大家以为的并购”与“实际上的并购”之间的区别。他还指出,他从来没有读到一个关于私市股权投资全过程的故事,市面上那些关于收购案的书,都是记者从旁观者角度拼凑出来的故事,他决心填补这个空白,讲述他亲身经历的一起并购:新桥对韩国第一银行的收购。

  单伟建做到了,这本书沉浸式地展现了一个并购者的思考视角:自己的思路是什么,对方的思路是什么,如何弥合那些看起来完全对立的立场……很少有一本商业书能像这本书一样吸引人能够一直读下去。《巴伦周刊》中文版近期就本书采访了单伟建,并且附上本书《序曲》的选摘。

单伟建:没有退出的投资,就胜负未卜

  《巴伦周刊》中文版:恭喜您写出了一本非常精彩的书。看这本书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个疑问,既然新桥对于韩国第一银行的并购谈判如此艰难,很多时候对方提出的条件都难以接受,那么支撑新桥坚持谈判的动力是什么?

  单伟建:我对于收购韩国第一银行项目的信心,来自庞德曼。他在第一封传真中就说,“人生的经验告知我们”(The history of life tells us),如果结构和条件合理的话,当时——经济危机之中——收购银行是最好的时机。我们认为按照我们需要的基本条件完成交易,盈利的可能性很高,甚至是确定性,不然就不会问津。

  既然如此,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不愿放弃。所以,虽然我们做了很多让步,但是我们一直守住底线,最重要的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不良资产不是投资方,而是卖方(政府)的责任。历史遗留的不良是无底洞,不能承担。但是我们对于自己有能力建立有效的风险控制制度,使新增资产质量优良是极为有信心的,而且我们对于自己转变该行的战略也极有信心。我们的坚持是基于这种信心之上。

  《巴伦周刊》中文版:上个问题再延伸一点,投资有很多门类,比如风险投资,巴伦更加关注的二级市场投资等,各有各的特点,您认为私市股权投资(private equity,通常译为私募基金,单伟建认为这种译法是不正确的,应翻为私市股权投资)特点是什么?

  单伟建:风险投资和收购控制权的投资(Buyout)是完全不同类型的投资。Buyout 基本上是属于“价值投资”一类,必须在盈利和现金流的基础上投资,因此风险小,很稳定。我们赚钱的方式是通过改善经营而创造价值,我们的退出也通常通过出售控制权,而非通过股市。

  我们选择做Buyout是因为我们懂得如何做,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我们的运营团队是必不可少的,而风险投资则不需要运营团队。

  《巴伦周刊》中文版:这本书里写到的谈判过程反反复复,非常磨人,您在书中对于各种人物的评价都非常直率,包括对一些谈判对手的负面评价, 似乎您并不太在意中国人常说的做人要“圆滑”,您如何看待这一点?

  单伟建:我觉得做人做事必须诚信,取信于人,才能建立信誉。所以必须言而有信,说话算数。“圆滑”的人是不能与之交朋友的,当然也不能与之做生意。只有让别人信得过,才能在市场上行得通。否则也许可以得逞于一时,但不可能长久,过河拆桥的人终究找不到桥了。谁愿意和靠不住的人打交道呢?

  《巴伦周刊》中文版:看这本书还有一个突出的感觉是,在人生的重大选择面前,您的思考非常理性,很少被情绪所左右,思考之后的决策和行动也非常果断,这是不是也能算是一种投资者的禀赋?

  单伟建:做任何事要是靠冲动就难免摔跟头,走路还要看路呢。我的修养有限,所以还是欠缺耐心。但是我们投资都是委员会集体决策,一个人的情绪不能左右所有人的理性。我们是为别人管钱,必须谨小慎微、一丝不苟,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这是我们作为基金管理人的责任。而且没有一个人不犯错误,知道自己的局限,就会尊重同事的意见,相互取长补短,也是相互制衡吧。

上一篇:意大利将成为俄罗斯最大的欧盟海运原油出口市场

下一篇:韩国银行:今年国际油价将持续保持高位

相关报道